飛往河東之地——約旦 Part 1

杜拜讓我想起伊拉克、伊拉克讓我想起巴比倫及米所波大米亞這片文明搖籃之地。這一連串的聯想正像雲中之霧,既是事實,卻是自己從未經歷過的--雖是想像,卻帶我進入神往的古文明,對回溯古文明的片段、給我一點兒哀怨的感受。

三個多小時的飛機,很快就從阿拉伯聯古酋長國的杜拜到達約旦國的首都安曼。空中服務員輕拍我的肩膊,把我從想像的世界中帶回真實的世界。「緊扣安全帶,免得飛機著地時把你弄傷。」真的,一不小心,真的會把你弄傷,甚至弄死。這是歷史給人類的警語。千百年來、帝國的交替也見證這句話「一不小心,就,……。」所羅門王一不小心,就為以色列國的分裂先播下危機的種子;猶大國末代君王輕忽先知耶利米的警告,結果以色列被擄巴比倫;巴比倫王伯沙撒在心高氣傲時,輕視地使用耶和華聖殿的器具作飲食,結果偉大而牢不可破的巴比倫城一夜被波斯所奪,連偉大的巴比倫帝國也傾覆……。人的生命,何嘗不是這樣。「生命啊!你當歸向造你的主。」

今天的約旦國土正位處舊約時代約旦河東的兩支派半和三個與以色列關係密切的外邦國家--亞捫、摩押與以東。這大片土地有9萬平方公里,人口約一千多萬、算是一個開放的伊斯蘭國家。在街上的約旦女子都穿著很現代,少有伊斯蘭什葉派傳統的女子只露出雙眼的黑服和黑頭紗。中東女子的容貌,輪廓分明,眼大且深,高高的鼻子;在約旦,她們、一副傳統東方女子的美貌、帶著微笑、態度親切,對外國人,甚至是男性也表現得大方、可親。這種無言的說話,徬彿告訴你。「我們是愛好和平的民族,請不要把我們看作是甚麼恐怖份子啊!」真的,身處約旦,讓你感受不到極端伊斯蘭的壓逼(如伊朗和阿富汗中。)或許,約旦人民正秉承他們至愛者,已故的君王胡辛(或譯候賽因,Hussein of Hashemite Kingdom )的精神。他在外交上,算是較為中立;在民政上,愛民如子;雖個子不高、但卻有非凡魅力的領袖。當他1999年病逝,舉國哀鳴、人民仿似痛失了自己的父親。約旦的大街小巷都張貼著已故國王胡辛的肖像。斑白的頭髮和鬍子、給人印象、就是他是一個滿有人生體驗的智者,慈祥的目光和微笑的咀巴,仿彿是向世人宣告,唯有愛和包容才是世界和平的唯一出路。我在約旦停留兩天多的日子裡,每遇當地人,他們總會熱情地告訴你有關這個被受愛戴國王的事蹟、彷彿也邀請你加入他們記念中。而事實上,胡辛國王也為中東和平出過不少的努力。1994年10月,這位前國王代表約旦與以色列簽署了和平條約。

img_9943_26523090155_o.jpg

聽聞胡辛國王一生致力中東和平的事蹟。我的思想上不其然浮現不少聖經的歷史一羅得和兩個女兒所生的兒子摩押和亞捫,常與以色列人的爭鬥;雅各和哥哥以掃(即以東)彼此間的仇恨;以色列人在這裡過河,進迦南,開始了歷世歷化中東的鬥爭;……這片跟以色列人關係密切的地土,留下不少可歌可泣的故事,但同樣留下不少血與淚。胡辛國王為中東和平的努力正是一個對世界的宣示。不錯,我們要為世界的和平努力和禱告,但真實的和平與平安,唯有在基督的救贖中。因為人未能與神和好,就難與人和諧。「八福」中的第四福:「使人和睦的人,必稱為神的兒女。」耶穌基督到世間來,正是成就這個和睦的職事。胡辛愛他的子民,但人世間的愛只是有限;基督卻在我們還作罪人時,甚至愛我們這班罪人到被釘死在十架上。我們該當如何愛主、愛人?但願讓基督永恆愛的種子能在這片戰火的土地上播下,使阿拉伯和以色列人能歸向這位永生的神。這仿似沒有可能的事,在神那裡卻是凡事都能,我絕對相信,因為這正是聖經的預言:「當那日以色列必與埃及亞述三國一律,使地上的人得福;……。」(賽19:24-25)

IMG_0607
Amman

待續……

筆者:黎錫華牧師,牧職神學院講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